经典案例

东卫案例

五年坚守,从诈骗罪到无罪释放


6月,陈斌律师带领的“希有律师”团队收到了一份期盼已久的不起诉决定书,这也是他们团队今年收获的第二个无罪判决案例。而在前不久,他个人刚刚入选了南京市“2019年优秀刑辩律师”,并因为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贡献获评为“江苏省律师行业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先进个人”。

从2015年到2020年,5年的时间里,为承办该案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,侦查机关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,公诉机关受地方保护主义影响出现偏向性执法,甚至连自己当事人对团队的信任中途也出现了动摇,但即便如此,他们却从未想过放弃,并坚持给当事人做无罪辩护。“尽管遭遇了各种困难,但我们早就已经下定决心,只要案件不终结,我们的辩护就不会停止!”陈斌说,这是一个律师应该有的态度。

得知判决结果的那一刻,陈斌既欣喜又感慨,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写到:事实再次证明,专业、敬业、坚守是“希有律师”办案的三大法宝,也证实了办理一起无罪案件,需要有正义感的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的理解与支持。


民事案件变刑事案件,“风向”突变

陈斌介绍了案件的大致经过。

W长期在内蒙古从事钢管、扣件的出租生意。2009年3月,他与L达成合作协议,随后按照约定将施工建材发往S集团在内蒙古的项目工地。在租金未全部结清的情况下,2012年12月,双方又续签了租赁协议,并对L全部结清此前欠款的时间和方式进行了约定。一年后,W以L未按要求支付租赁费为由,向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被告S集团和S集团内蒙古某工程项目部偿还租赁费并退还租赁物。2014年2月,泊头市法院判决租赁合同合法有效,支持了W的请求。在此期间,S集团对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,并于当年3月份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,否认了某工程项目部隶属于S集团。后经查证,沧州市中院确认了某工程项目部确系S集团设立,涉诉工程亦为S集团承建,因此于2014年6月底下达民事判决书,维持原判。两个月后,泊头市人民法院通过强制执行冻结了S集团北京分公司账户中的一笔款项。

至此,第一起民事诉讼终结。

2014年12月,W以S集团一直未退清租赁物为由,再次向泊头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并申请了财产保全。

在第二起民事诉讼进行期间,2015年5月,S集团向其总公司所在地H市公安局报案,称W涉嫌利用假合同诈骗,说退回去的租赁物租金已经付清,还没退回的租赁物因为找不到W本人所以还没来得及支付租金。这笔租金究竟有没有支付,成为了该案后来定性的关键,也是争论的核心。

不久该案在H市正式刑事立案,泊头市法院民事案件被迫中止。不过,H市公安局并没有立即采取实质行动,W的生活似乎一切如常。

2016年6月,S集团南京分公司账户中的一笔款项被冻结。

2017年“风向”突变,毫无心理准备的W当时正在沧州市中心医院照顾自己生病的岳父,突然被几个人强行带往H市,4月10日被H市公安局刑事拘留,一星期后变更为监视居住,7月24日被H市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民事案件突然变成了刑事案件。该案后来历经两次延期审理、补充侦查和一次变更起诉,对W长达两年多的强制羁押由此开始。



6月,陈斌律师带领的“希有律师”团队收到了一份期盼已久的不起诉决定书,这也是他们团队今年收获的第二个无罪判决案例。而在前不久,他个人刚刚入选了南京市“2019年优秀刑辩律师”,并因为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贡献获评为“江苏省律师行业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先进个人”。

从2015年到2020年,5年的时间里,为承办该案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,侦查机关以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,公诉机关受地方保护主义影响出现偏向性执法,甚至连自己当事人对团队的信任中途也出现了动摇,但即便如此,他们却从未想过放弃,并坚持给当事人做无罪辩护。“尽管遭遇了各种困难,但我们早就已经下定决心,只要案件不终结,我们的辩护就不会停止!”陈斌说,这是一个律师应该有的态度。

得知判决结果的那一刻,陈斌既欣喜又感慨,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写到:事实再次证明,专业、敬业、坚守是“希有律师”办案的三大法宝,也证实了办理一起无罪案件,需要有正义感的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的理解与支持。


民事案件变刑事案件,“风向”突变

陈斌介绍了案件的大致经过。

W长期在内蒙古从事钢管、扣件的出租生意。2009年3月,他与L达成合作协议,随后按照约定将施工建材发往S集团在内蒙古的项目工地。在租金未全部结清的情况下,2012年12月,双方又续签了租赁协议,并对L全部结清此前欠款的时间和方式进行了约定。一年后,W以L未按要求支付租赁费为由,向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被告S集团和S集团内蒙古某工程项目部偿还租赁费并退还租赁物。2014年2月,泊头市法院判决租赁合同合法有效,支持了W的请求。在此期间,S集团对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异议,并于当年3月份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,否认了某工程项目部隶属于S集团。后经查证,沧州市中院确认了某工程项目部确系S集团设立,涉诉工程亦为S集团承建,因此于2014年6月底下达民事判决书,维持原判。两个月后,泊头市人民法院通过强制执行冻结了S集团北京分公司账户中的一笔款项。

至此,第一起民事诉讼终结。

2014年12月,W以S集团一直未退清租赁物为由,再次向泊头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并申请了财产保全。

在第二起民事诉讼进行期间,2015年5月,S集团向其总公司所在地H市公安局报案,称W涉嫌利用假合同诈骗,说退回去的租赁物租金已经付清,还没退回的租赁物因为找不到W本人所以还没来得及支付租金。这笔租金究竟有没有支付,成为了该案后来定性的关键,也是争论的核心。

不久该案在H市正式刑事立案,泊头市法院民事案件被迫中止。不过,H市公安局并没有立即采取实质行动,W的生活似乎一切如常。

2016年6月,S集团南京分公司账户中的一笔款项被冻结。

2017年“风向”突变,毫无心理准备的W当时正在沧州市中心医院照顾自己生病的岳父,突然被几个人强行带往H市,4月10日被H市公安局刑事拘留,一星期后变更为监视居住,7月24日被H市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民事案件突然变成了刑事案件。该案后来历经两次延期审理、补充侦查和一次变更起诉,对W长达两年多的强制羁押由此开始。


【东卫案例】五年坚守,从诈骗罪到无罪释放